智联少女欢乐多

喜欢应昊茗的所有角色及其所有拉郎(๑'ᴗ')=͟͟͞͞➳❀

[佛八同人]八月以来码字总结(涉及其他)

八月总结转一发ヾ(✿゚▽゚)ノ

众神的晚宴:

感觉最近写了蛮多的,先做个总结


前篇:[佛八同人]个人七月4s店货品总结


八月以来成果:


(1)桃花带煞系列


地址:[佛八同人]《桃花带煞》及其后续总结


写的是越端三生三世系列,越端部分很虐,以及后面有一部分佛八第四世的甜饼,中间有空档,就是佛爷刚遇见八爷追求他的故事,已经有构思,比如两人下斗结果开棺里面是麟端的尸首之类的,但是当时被自己虐得太惨了所以....就没写。如果有时间而且没有爬墙估计会补上吧,要写的话就是发生在长沙城三个案子,对应三生三世,分别是“金衣公子”,“昆仑奴”还有“流水浮灯”。


由于是先写第四世,那时候还把握得不好,所以感觉....也是个遗憾吧,如果出本的话会修改一下。




(2)达盖尔的银板系列


地址:{佛八同人]达盖尔的银板 现代au 年下 完整合集


佛八现代au,年下学生张启山和上班族齐家明,完全是因为之前写古风虐文写得想吐,干脆就来个现代甜饼。香港只去过一次,更多印象是从港片里来的,所以里面很多描写都避重就轻地掩盖了我的无知。银板的概念来自本科时候的摄影课,当时觉得很浪漫,构思了一个暗恋的故事,但是不完整,只留在脑子里,ship了佛八之后才觉得哇好合适啊一定要写,于是九天写完也是...累死我了。


写这个感觉就像谈完了一次恋爱,既是张启山又是齐家明。这个文很多人问要番外,如果十月下旬出本的话会写一个,现在...先让我继续团宠八爷。


以及,这篇文得了好多长评,还有姑娘画画,更不要提那个开庭时候的齐家明p图,也是相当开心。看来大家都爱家明嘛~




(3)天墉城生理教育系列(未完结)


地址:[佛八衍生同人]我觉得你们天墉城要加强一下生理健康教育(越端/苏端)女体陵端警告


[佛八衍生同人]我觉得你们天墉城要加强一下生理健康教育(越端/苏端)(二)女体陵端警告


[佛八衍生同人]我觉得你们天墉城要加强一下生理健康教育(越端/苏端)(三)女体陵端警告


[佛八衍生同人]我觉得你们天墉城要加强一下生理健康教育(越端/苏端)(四)女体陵端警告


女体陵端的故事,有越端和苏端,原本真的打算就写一万字左右结果越写越长!还不停地往里面塞梗!有人看出来这个和桃花带煞有些梗是对应的,嗯。以及大师兄处男第一次的真实感震惊了很多人......


尽量在八月写完吧,尽量再写两发完结,不然开学了就没时间写了。




(5)姨太太系列(all 八)(未完结)


[All八]全家都是姨太太 一发完 (一二九副八)


[all八]全家都是姨太太小段子


[all八]姨太太们上北平 (一)


[all八]姨太太们上北平 (二)


姨太太系列第一篇其实很短,只写了不到两个小时...然而热度那么高我也是很吃惊。





果然现在团宠八的趋势起来了,写这个系列的时候佛爷在剧里面一直掉线啊掉线,然后八爷一直好美啊好美,然后又受了刺激于是和花总一合计,这个姨太太就出来了。


说是all八就真的是all八,每个人戏份都差不多,目前的状况是:大姨太是邻家大哥,二姨太青梅竹马,四姨太小狼狗,三姨太泥石流。


嗯,当然后面会有转变,完结的时候应该会达到一个平衡的局面,毕竟几个姨太都是老公奴嗯。


顺便说一句我不是任何演员的粉丝,而且战斗力很强,完全没有偶像包袱,怼人分分钟,拉黑手速也很快,还有可能把你写在文里进行报复。唯一的身份就是八爷苏,只要爱八爷,就很安全。





(6)各种短篇


[佛八同人]听到一切的齐八爷表示MDZZ 七夕小段子一发完结


东北的孔雀都不是好孔雀


[佛八同人]走在路上突然就被怼了 一发完 自行车


每个学校都有一个后山,每个后山都有...鬼故事...


[副八]好吃不过饺子 脑洞 一发完


这是一个有里程碑意义的段子,标志着我从一个佛八党转变为八爷苏





日嫂子啊不要停!




看了一下昨天同志们的讨论我对这个剧表示担心.....管他呢只要八爷一直美美美就好。


希望开学之前能把所有坑都填完,以及例行爱一下花总,么么哒。



再偶尔爱一下跃进嗯。





好了接下来让我愁心一下今天的更新怎么办





撸管愉快下次再来





[佛八同人]《桃花带煞》及其后续总结

桃花带煞真的超经典,回顾一遍依旧虐的肝颤(╥╯﹏╰╥)ง

众神的晚宴:

有很多妹子看完《桃花带煞》求番外,其实作者有写后续的的佛八,趁《桃花带煞》完结了整理一下这个灵车灵堂跑车结合的怪奇建筑物。


1,《桃花带煞》越端三生三世


[佛八同人]桃花带煞 第一世 越端 虐 带私设


[佛八同人]桃花带煞 第二世 越端 虐 带私设


[佛八同人]桃花带煞 第三世 (完结)越端 虐 带私设




2,《礼成》《回门宴》佛八第四世


[老九门同人]礼成 佛八 (上)


[老九门同人]礼成  佛八 (微越端) (中)


[老九门同人]礼成  佛八 (微越端) (下)


[佛八]回门宴 (礼成番外,夫夫生活)上


[佛八]回门宴 (礼成番外,夫夫生活)下 车




中间有空档就是佛八初遇的故事,有机会的话以后会再写。


作为一个写虐文被自己虐到的作者,我表示接下来有段时间不会发刀了,缓一缓,写一点小甜饼。


谢谢大家支持么么。

[佛八同人]八爷又变了个姑娘 (警告:女体车,暴脾气情绪跌宕,婚后生活,齐迹暖暖人民币高端玩家)

奇迹嘴嘴😂

众神的晚宴:

注:感谢花总一同沦丧


前篇请看:http://angelfield.lofter.com/post/3f9ba3_bce2319


                                                   一




齐八爷某天半夜醒来,发现自己又变成了一个姑娘。


“哦,卧槽。哦,卧槽。”


“怎么了老八?”张启山醒了,伸手过来就摸到了齐铁嘴的胸,捏了捏感觉不对,摸枪开灯一气呵成。


齐铁嘴本来胆子就小,又看黑洞洞的枪管后面是张启山的脸,眉毛一耷拉,眼泪就出来了。


“你拿枪指我呜呜呜呜。”


张启山关灯抱着哄了老半天。




                                                二




“我后来研究了一下,这个秘药嘛,后遗症之一就是服药者会规律性地出现这种状况。”解九爷解释。


“就算只吃了一次?”张启山。


“就算只吃了一次。”解九爷点头。


“怪不得彭三鞭说要我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呢,敢情还有这后手,”齐铁嘴躺在沙发里,半个身子靠在张启山身上,嘴里嚼啊嚼,“哎呀九爷你家橘子真甜。”


“你喜欢,带一些走?”张启山边剥橘子皮边说。


齐铁嘴想了想,摇摇头,“家里还有苹果提子香瓜呢,吃不完。”


可惜就是天热了糖画不出摊,齐八爷遗憾地想着,张口咬了张启山递过来的橘子瓣。




                                               三




变了姑娘容易疲劳,早上起得也迟了,齐铁嘴裹在被子里看着仆人推进来一挂满旗袍的大架子。


“这是做了多少件?”齐八爷震惊了。


“回太太,尺寸都是现成的,布料也早就看好了,”丫鬟说,“加紧赶工找上海最好的师傅做的,一共六件。”


“什么时候看的布料?”


“上回做的时候就看好了的,”张启山笑笑,捏了一下齐铁嘴的脸,“就想着给你做几件夏天穿的。”


什么叫做上回就看好,上回那都是大半年前了,意思就是大半年前就看好了,那次也就做了一件居然这次就做了六件,佛爷为什么这么喜欢做旗袍。


齐铁嘴还处于惊吓之中,张启山拿了一件白色的问她:“今天穿这件怎么样?”


齐铁嘴摸了摸,白色真丝,盘扣是翡翠的,绿得要滴水。张启山亲了她一下,“这是专门从我私库里拿的,其他的给你做了一个镯子,喜欢吗?”


要放在自家香堂都得排前三的老坑翡翠,佛爷给她轻轻松松做了个盘扣。


“喜欢~”齐铁嘴咧着嘴说。




                                              四




衣服穿好了,张启山又慢条斯理地她画脸。画完齐铁嘴一照镜子,说:“怎么这么白?”


“姑娘们都画这么白。”张启山说,齐铁嘴眉形好看不用修,头发是昨天就烫好的,抹好口脂,穿上旗袍,往那儿一站,前凸后翘,又是水灵灵一个尤物。


尤物吃了一颗提子,觉得不够,又吃了一颗。


尤物还嫌屁股痒,伸进旗袍抓了抓。




                                                五


 


天气热,流汗,高跟鞋穿着没那么舒服。张启山让人拿了几双法国进口的丝袜,带蕾丝边的。


“这个怎么穿啊?”齐铁嘴嚼了一口香瓜,抹了口脂不能咬,佛爷让人吧水果都给她切好了用叉子吃。


张启山给她套上,顺着大腿溜上去,穿好袜子又让齐铁嘴坐在椅子上,自己半跪着给她穿鞋,张副官进来送文件的时候,就看见齐铁嘴白坐在椅子上,一只白嫩嫩穿了蕾丝丝袜的大腿从旗袍的开叉的地方伸出来,架在半跪在地上张启山肩膀上。


齐八爷觉得这个姿势有点不对,“男儿膝下有黄金,只跪天地君亲师,佛爷你这一跪,我受不起了。”


“我愿意。”张大佛爷笑着捏着自家夫人的脚踝套高跟,齐铁嘴又吃了块香瓜。张启山站起来,也把她扶起来,欣赏了一下,问:“戴耳环吗?”


“不戴,疼。”


“那戒指来一个?”


“我手上就有啊。”


张副官说:“太太,现在姑娘们都流行带宝石钻石的。”


说着一个下人端着盒子进来了,里面装着翡翠镯子和三个戒指,各色的都有,齐铁嘴看了看,张启山给她戴上镯子,又挑了个最戒指闪套在她指头上,“这火油钻,衬你。” 




                                             六




要出门了,张启山穿着军装站门口,搂着齐铁嘴的腰说:“亲一下。”


齐铁嘴有点不好意思,张启山说:“东北老爷出门了都是要抱着自己啊太太亲一口的。”


亲嘴有点儿过了,那就亲脸吧。忘了摸了口脂,齐铁嘴直愣愣地就在张大佛爷脸上吧唧了一下,响当当一个大红唇。


“哎呀…”齐八爷暗道不好。


“没事没事,”张启山笑着用手去擦,“爷喜欢。”


上车还闻了闻。




                                           七




佛爷出门了,八爷也要出门。丫鬟问:“夫人今天去哪儿?”


“下三门约了在老狗家打麻将,顺便看他家生的一窝奶狗。”佛爷挑的蕾丝边内裤穿着痒,齐铁嘴又抓了抓自己的屁股,


丫鬟视而不见,“那夫人要用车吗?”


“用什么车啊,我自己走过去不就行了吗。”


说着就大步向前,没走几步,鞋跟不稳,齐八爷一个踉跄差点摔倒。


丫鬟过去扶住她,“夫人您还是用车吧。”




                                               八




牌桌上,霍仙姑的眼睛睁了又闭,到底没忍住:“齐铁嘴,你那东西能不能收一收?”


“什么东西?”齐铁嘴没反应过来,拍出一张七筒,解九爷一推:“和了!”


“你怎么老和啊。”霍仙姑气急败坏,又对齐铁嘴说:“我说你那戒指,能不能收一收,不嫌手重啊。”


一睁眼就看那钻闪啊闪的,看着心里发慌,张启山是要长沙城都知道自己宠老婆上天啊。


“诶霍仙姑你不是也有吗,你怎么不嫌重非要我收啊,输钱了气不能往我一个穷算命的身上撒啊。”齐铁嘴觉得不平,习惯性抬脚就架在了椅子上,哗啦啦大白腿就露了出来,蕾丝长袜,旗袍高叉还隐约见着内裤,解九爷和吴老狗立马别过了头,霍仙姑急了:“齐铁嘴你是不是个女人啊!”


“我不是啊!”




                                            九




吴老狗家的奶狗真可爱,粉白的团子窝在褥子里,闭着眼,短小的四肢一抖一抖的,齐八爷看着心里越来越软,伸手去摸。


“老狗,能不能给我一只啊?”


吴老狗喝了口茶,说:“只要张启山点头,你今天就带一只走。”


齐铁嘴想了想,手又缩回来了,霍仙姑笑问:“你家佛爷不同意啊?”


“我说想抱狗睡,他一听,答应好的都不给了。“齐铁嘴叹一口气,用手指勾了勾奶狗的下巴,“啊,真是可爱死了!”


“张启山不就是怕你晚上抱狗不抱他呗。”霍仙姑说。


这边正说着话,院子里又进来一条狗,齐铁嘴认出来是这窝小狗的爸爸,走过去想打个招呼,狗走过来,闻了闻,站起来就扒着她的小腿要动。


“诶诶诶诶诶诶!!!!!”


齐铁嘴还没反应过来,吴老狗和霍仙姑就冲了过去,呼啦几下想把狗撵走,狗退了几步,看了看又要来追,霍仙姑拉着齐八爷就往后跑,“吴老狗你小心张启山推了你的院子。”


“我不知道啊,它,它以前不这样啊!”吴老狗慌慌张张地追。


“它怎么就扒拉我呢,它怎么不扒拉九爷呢?!”齐铁嘴哭丧着脸躲。


“九爷是男的!你以为谁都像你家张启山一样啊!”霍仙姑气急败坏地拦。


解九爷喝了口茶,长出一口气。


关我什么事啊。




                                           十




“累死了啊啊啊我今天再也不要走路了啊啊啊啊啊…..”


齐铁嘴一进门就直挺挺地躺在沙发上,丫鬟过来给她扇风。张副官走过来说:“夫人,陆建勋约了佛爷今晚在风满楼开宴,佛爷让我给您说一声。”


“风满楼?”齐铁嘴一条腿架到沙发背上,“就是那个...那个书寓(高级妓院)旁边的…”


“是那家,”张副官努力控制自己不去看那白花花的大长腿,“陆建勋还叫了几个书寓先生(相当于高级妓女)作陪。”


“叫书寓先生!”齐铁嘴支起身子,胸脯在旗袍下又圆又大,“你说陆建勋叫了几个书寓先生….”


“都是女的,都是女的。”张副官慌忙解释。齐铁嘴活了,蹭地一下站起来。


“我不是女的吗!”


“您…您前天还不是….”


“你管我前天是男的女的,我现在他妈就是女的!”齐铁嘴怒火冲天,叉着腰在客厅里走了几圈,“不行,我要去找他,张启山居然敢去叫鸡!”


说着,旗袍当马褂一撩就往外走,张副官急忙跟上去,齐八爷两条腿杵着高跟鞋走得又急又快,脚下生风。


一个踉跄都没有。




完整有车请看微博:http://weibo.com/ttarticle/p/show?id=2309404001994472846540

【一八衍生/瀚鹏】有关过关(TVB商战风)

这个视频真的剪的超棒,双黑剧情向(* ⁰̷̴͈꒨⁰̷̴͈)=͟͟͞͞➳❤

S_lyn(Max_Luk):

我终于对现代下手了!(噗)


Mrrss脸这位太太的《认账》打开了我新世界的大门,强推!剪得超好


...然后...妥妥的双黑双渣啊!(喂


这里先把脑洞简介说一下!重要看!重要看!重要看!说三遍


剧情蜜汁庞大...我要诉诉苦,你们知道瀚鹏多难剪么...71集加44集!


何总就算了。。还算男主戏多!鹏鹏同学的人肉背景板分分钟弄哭我...!


总算是剪完了喜极而泣...



无聊的封面一张。。本来想调色的。。调了一点点电脑就卡成渣所以我就放弃了,但是画质好呀!(喂)


正片剧情走TVB商战风(有点长好像并没有):


         何瀚是留洋回归的MBA精英中的精英,人称“shadow man”(影子人),指他能力极强,在背后操控数家大型企业(就是玛丽苏总裁人设啦)。为了何氏的利益加入【天成集团】对付【龙威集团】。(不要被绕晕啊,我还没晕)


        杨文鹏是【天成集团】的小小总裁特助,蛰伏多年,好不容易有机会晋升,却空降来一个总经理做他顶头上司。所以处处针对何瀚。


        他无意中看见何瀚和【何氏集团】的人偷偷见面(噗。)误以为何瀚是来摧毁【天成集团】的间谍。


       何瀚将计就计,估计拉拢杨文鹏,让他做并购案的财务总监。


       杨文鹏也不是三岁小孩,知道没那么容易上位,于是故意到【龙威集团】透露“shadow man”的信息,看【龙威】的反应。


      不出所料【何氏集团】的并购案出了问题,被【龙威】放料给媒体说【何氏】做假账。但是何瀚一点也不急,派人掩盖事实,继续实施并购。


      何瀚约杨文鹏吃饭,杨文鹏接到电话十分吃惊。何瀚应该是知道自己出卖了他,为什么还要邀请他吃饭。席间,何瀚透露十分欣赏杨文鹏,杨文鹏见何瀚对自己有意思,就....(潜规则什么的要我说这么明白么)。


     于是杨文鹏顺利的坐上了财务总监的位置,全权负责并购案。


     在并购案大会当天,杨文鹏的车的刹车被【龙威】的人做了手脚无法到达现场。何瀚在电话里听到杨文鹏出事十分心急,但是对他来说更重要的是【何氏】。


      其实何瀚是利用杨文鹏做幌子,并购案根本与杨文鹏的决策无关。是在背地里瞒着众人有另一套方案,所以并购案十分顺利的结束了。【何氏】成功的搞垮了【龙威集团】。


      但是何瀚对杨文鹏已经动了真情,本来不必赶尽杀绝,但是因为杨文鹏的车祸,他决定吧【龙威】的总裁路风逼上绝路。


      杨文鹏在电视里看到【龙威】被整垮,就知道自己被利用了。于是他找到路风并泄露他的行踪给警方。拿着这个把柄找到何瀚,让他对自己进行补偿。


      他就在何瀚的帮助下顺利的坐上了【天成】的副总。(感觉应该叫鹏鹏升职记。。并不是那个太子妃)。


     最后...何瀚决定真的好好追一把杨文鹏..也算是个HE吧..哈哈我就是亲妈。


    边江大大的配音真的好神奇!


    有没有写手太太想拿这个脑洞去写个文啊~双黑真的好带感




B站:要看黑的渣的戳这

【老九门群像】归命

文章很棒,喜欢八副八的推荐看,有点淡淡的悲伤。
不过还是小小的排个雷(。í _ ì。),有明显的启副cp情节

steamshen:

这一篇不知道还有多少人记得,最近发狠把后半截全部码完了,但因为其中一段提示有问题,所以一直没有发出,这次索性整篇上传,还有兴趣的朋友茶余饭后看看。其实这篇已经谈不上有没有明确cp,就当群像文来看吧,但需注明是某种意义上的开放式结局,后续应该也不会再写了,这个系列同前篇《折狱》就此完结了,谢谢。


下载阅读地址:


链接: http://pan.baidu.com/s/1eSb5sKa  密码: vf5c


备注:格式为pdf格式

脑洞,求太太随意牵走吧(。>∀<。)

1.时樾和陵越刚好最后一个字都读yue😂,可以来个认错人或替身的梗啊😂,阿越(樾)。
因为俩人不在同一时空,可能还有个穿越梗或失忆梗2333

2.齐八爷穿越了,穿越成一个女皇时期的太监😂(不是女尊,所以有太监),真太监。然后遇到一个面首和佛爷长得一毛一样。。。
这个梗可以发散好多,比如那个面首是佛爷还是不是佛爷?扳弯还是本来就弯?谋朝造反或归隐?穿回去还是留在这个时空?。。。性格也有好多选项来着~

233333л̵ʱªʱªʱª (ᕑᗢᓫา∗)˒只会开脑洞的我~

对√又有了个脑洞,求认领😂

齐桓是齐家七代一出的天算,因其能力可逆转阴阳、不受因果,所以手上便没有任何纹路。
但刚出生的时候,是有的。直到齐桓开始学习周易八卦,渐露天算之能时,父母便溘然长逝,因为天算不受因果,既然已经觉醒,便不能再承父母之恩,受因果拖累。
正也是在父母亲的灵堂前,齐桓发现自己手上纹理渐失,正式成为齐家天算。
但一方面,手上没纹路,拿东西拿不住;另一方面,齐桓也痛恨自己连累父母未尽阳寿便溘然长逝。于是,在齐桓五岁起,他便开始用匕首划破手掌和指尖,用伤疤来代替纹路。
而三年为一小轮回,齐桓的记忆便会重启一次(能力不会消失,但就像是潜能一样储存在大脑深处,需要再去学习以刺激能力的恢复),身体也会回复到初始状态(不是变小孩!),伤疤会消失,因而每隔三年便要重划一次伤痕。
其实,这是齐桓为了不再因因果伤及他人,也不累及自己,而重启了因果。
而记忆便由从小看护自己长大的管家,负责重新灌输。
嗯,就是酱紫。
脑洞大概就是,在佛爷来长沙之后,发现这个看似活泼爱闹又怂萌的小伙伴其实是个内心悲伤孤独难以入心的人,然后一系列发现八爷手上的伤,发现三年一重启的轮回,发现自己居然想上自己兄弟?!,甜虐的文文既视感л̵ʱªʱªʱª (ᕑᗢᓫา∗)˒
就是酱紫,有太太认领吗(●'◡'●)ノ❤

寄一个脑洞,求认领(*Ü*)ノ☀

端端下山之后,遭奸人暗算,奄奄一息,只得寄身于一把破剑之中,成为剑灵。
既然名为破剑,自然是没人要的。没有主人的灵气供养,陵端逐渐面临魂飞魄散的境地。
所以陵端使计,一番波折之后,藉由其他剑灵的口,把他的消息传到掌门真人陵越耳中,陵越顾念曾经的师兄弟情谊,当即便把陵端寄身的那把剑带回天墉城,以灵力供养。
毕竟是曾经的师弟,所以陵越就没有下禁制,让陵端认自己为主。但这样做,陵端觉得很没有安全感,所以便开始若有似无的引诱陵越,一时显得过分的客气听话,惹人怜爱,陵越看着心里微痛,希望让陵端变得恣意一些,陵端照做,但时不时地又显现出自己是刻意为之,让陵越更为心疼。(这就是心机啊,同志们(*σ´∀`)σ)
然后陵越便开始由怜生爱,跟陵端说要结为道侣,陵端装作羞答答的答应了。然后洞房花烛夜,陵端充分展现了一个好像什么都不懂的老司机的潜质。
陵越的大腿顺利抱上,欧耶(∗❛ั∀❛ั∗)✧*。
然后,转折来了。陵越一次下山除魔途中,遭遇暗算,昏了过去,陵端附身的那把剑就被一个魔道中厉害的角色拿走了。
然后当陵越发疯似的找到陵端时,却发现陵端对着那个魔道中人做着很亲密的举动,并且那个魔道中人还标记了陵端成为主人。
然后就没想了。。。

总结:这就是个耍心眼不谈爱的狠端端~,求大大认领(●'◡'●)ノ❤
还有那个魔道中人其实可以是丁隐来着😂

ps:我一个脑洞居然写了这么多字😂

不过凡人 上二


目前lo主我有两个脑洞,一个是这个男人就是陵越,那陵端身上就有些隐藏的点,后续会说,故事应该会比较快完结;
另一个是这个男人不是陵越,后续故事可能会有点狗血,会涉及陵端陵越的父辈,有替身女装端端出现,不伦恋也会有。。
所以大家选一个吧。。

正文开始

虽说陵端接连遭受了两波伤害,但他依旧顽强地在短短的一炷香后,从晕眩中恢复过来,真是可喜可贺。

话说这陵端醒来后,打量了一下压在他身上的那个高个男人,只见他剑眉星目,眉目间萦绕着男人的阳刚之气,顿时侠义心思涌上心头(颜控而已2333),扶起男人站起,四观晕倒众人随时可能醒转暴起,便扶着男人一路躲进了破庙的后堂,沿着后门的羊肠小道,借着朦胧的月色,一路逃到了海边的礁石洞旁。

陵端眼看夜色渐浓,逃窜不易,心想着这儿离那个破旧的海神庙也有些距离了,便决定在洞里先歇息着,待明日天明再思生路。

于是,他将高个男人搀着进了礁石洞,借着隐约的月色发现洞里面还有些干草、草药之类的,脚步便有些犹豫,估摸着这个洞恐怕是早有宿客,但两厢无奈之下,还是先寻着一块干燥些的地方将男人放下,存着些侥幸去摸了摸干草,发现湿漉漉的,还带着点腐败的黏腻感,便暗自高兴,这个洞之前的宿客恐怕许久未回了,那便安心地先呆在这里吧。

陵端心情大好,正收拾着这个洞准备好好地会会周公,可又突然觉得哪里不对,一拍脑袋陡然想起旁边还昏迷着的高个男人。

陵端赶忙摸到了男人身边,只听得他呼吸微弱,似有似无,就连戳他一下也没了反应,这才觉得不对。在天墉城时,他也曾师从凝丹长老学过一阵,便想着替男人把个脉,探知一下情况究竟如何,可那脉象漂浮,摸不真切。于是,陵端便将男人扶起,俯下身子想听听他的心脉,但刚一靠近,便闻到了一阵浓重的血腥味。

昏暗的洞里,因着逃亡路险,陵端不敢贸然的点燃火烛,便只是解开男人的衣襟,探手摸了摸,只摸得胸膛一片血肉模糊,真是让人胆战心惊。

其实也不能怪陵端过了这许久才发现男人伤势严重,毕竟自从全身功力散尽后,陵端的嗅觉便不大灵敏,许是因为伤重影响了他的鼻息,又或许是一路犹如乞丐般在垃圾堆里找食物,锻炼出的自欺欺人的把戏。只要闻不到,那食物就还是香的;只要闻不到,自己身上就不会有那种接近死亡的味道;只要闻不到,那他就还是那个骄傲的陵端。。。

哎,话说回来,这男人也是条铁骨铮铮的汉子,受着这么严重的伤,硬是像没事人一样,龙精虎猛地打退了一群喽啰,也是令人钦佩。

陵端静心,定了定神,决定得先给男人止血。于是,便抱着洞里的那一堆草药,走到洞口,借着昏暗的月光,仔细辨认了止血的药材,放在嘴里嚼烂,再敷在男人胸膛,又将男人的衣袖扯下,给他包扎。

夜晚的海风,总是喧嚣的很,夹杂着些海水咸腥的气味,冻得人瑟瑟发抖。陵端坐在男人身边,想着总归大家都是男人,就算靠在一起睡一觉也没什么,便安心自如的躺在了男人旁边。男人微微发烫的身子,让陵端觉得有种久违的温暖,整个心都惬意起来。。。

最后叭叭:对,如果是第一种,就是端端不记得大师兄了。。。